十堰网 - 十堰生活门户网站 - 百万十堰人的网上家园 -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查看: 1336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焦点话题] 18岁女生遭8名同学施虐,精神失常10年!涉案人毕业后失联…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7-26 09:11:32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因同学之间的打闹,引发口角之争,18岁的中专女生小邢,遭受8名女同学施虐,罚其下跪、拍照侮辱,如今,28岁的她,精神失常整整10年,生活不能自理。家属将8名女生和学校告上法庭,法院判决8名学生和学校共同赔偿75万余元。


5年多来,这些女生毕业后失联,赔偿款一分没有拿到。7月11日,在昆明市盘龙法院的强制执行下,小邢终于拿到了部分赔偿,17万元。



案情:18岁女生遭8名同学施虐


今年28岁的小邢,家住楚雄州大姚县农村。2009年9月,小邢在云南东方中医药中等专业学校读书。那一年,小邢18岁。


想不到一个口角之争,却彻底改变了小邢的命运。辍学后,小邢精神失常,生活不能自理。10年来,56岁的父亲邢丕昌,一直在为女儿四处奔走求医问药。



事情还得从10年前说起。小邢与小陆等8人,是云南东方中医药中等专业学校同班同学。2009年9月28日晚自习前,小陆与另一名同学在讲台上打闹,小陆摔了一跤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坐在第一排的小邢因此与小陆发生了争吵。


在班委的劝解下,双方暂时平息了纠纷。争吵之后,双方怀恨在心。当晚10点半宿舍熄灯后,小陆带着其舍友来到小邢宿舍,要求小邢向其道歉。


“除非我死,不然不会给你道歉。”遭到小邢的拒绝后,小陆等8名同学对小邢进行推撞、拳打脚踢、嘲笑、辱骂。最终,小邢跪着向小陆连声道歉。



鉴定:女生受辱患上精神分裂症


小邢家人说,她们用恶毒的语言对小邢进行挑衅和侮辱。还逼迫小邢当面下跪,并要求连说20声“对不起”。小邢没答应,就遭受了同学的施虐。这些话,是邢家人在事发很多天后听小邢说的。



“8个人蜂拥而上控制住她,直到孩子被逼得跪着说了35声‘对不起’。但即便这样,8人还是不肯罢休,用手机拍下了我女儿下跪的动作后才离开宿舍。”邢丕昌气愤地讲述着女儿的遭遇。


被“同班同学打骂”之后,小邢精神开始出现异常,经常不上课或者在学校里乱跑乱转,甚至连晚上也不回宿舍睡觉。2009年10月10日,小邢的父亲接到班主任通知后从老家赶至学校,次日,他和学校工作人员将小邢送往省精神病医院进行检查。


经诊断,小邢属急性精神分裂症样精神病性障碍,并于当日住院治疗。后经司法鉴定为精神分裂症,达到精神伤残中度(二级)。


据了解,该病具有慢性、易反复发作等特点,生活大部分不能自理,基本不与人交往,大部分生活仍需他人照料。部分专家称,此病完全治愈的可能性很小。


官司:状告同学和学校索赔130万


小邢精神出现异常后,整日疯疯癫癫,不得不辍学就医。小邢父亲邢丕昌认为,小陆等8名学生的侮辱,直接导致了女儿患上精神病。


2011年8月,邢丕昌和妻子将小陆等8名学生和学校告到了昆明市盘龙法院,要求几名被告共同赔偿130多万元。


2012年11月27日,盘龙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。开庭审理时,8名女学生均已毕业。4名同学出庭应诉,而事件的直接当事人小陆却没有现身。



4名学生当庭陈述,说整个过程中她们没有和小邢争吵过,也没有打过她,更没有让她下跪过。而对于小邢的为人,4名学生称:“她平时性格就很孤僻,不爱与人说话。”


庭审中,学校的态度也很坚决:“我们没有责任。事发时,小邢已经年满18周岁,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;整个事件中,学校已经尽到教育和管理职责。”学校代理人因此认为,学校对此事不应承担责任。


判决:8同学及校方赔偿75万元


一审法院认为,根据医院的鉴定可推断,陆某等8名学生对小邢实施的共同侵权行为导致小邢健康权受到损害,因此8名学生应对小邢受到侵害的后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


法院认为,云南东方中医药中等专业学校对学生宿舍管理不善,陆某等8名学生在熄灯后还能自由出入小邢所在的宿舍,事发时竟无宿舍管理员发现或制止,因此学校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。


2013年,一审法院判决陆某等8名学生共赔偿小邢48万元,学校赔偿小邢21万元,共计69万元。一审宣判后,邢家人和8名学生不服,分别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。


此案可谓是一波三折,光二审开庭就开了8次。2014年3月18日,昆明市中院做出终审判决,陆某等8位同学和学校分别赔偿小邢549558元和207810元。同时,一审和二审案件受理费由8位同学负担17563.96元,学校负担7327.4元。


判决后,学校付清了其应承担的上述款项,但这8位同学的赔偿却迟迟没有履行生效判决。


失联:8同学毕业后失联执行未果


诉讼期间,邢丕昌和家人倍感焦灼。按照医生的说法,小邢的病不可能根治,只能通过药物控制。病情加重时,小邢五六天不吃东西,家人没办法,只能灌。平时在家里睡觉,小邢都要睡到十一二点。


更让一家人难以接受的是,小邢的病情越来越重,用家人的话说,“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局面”。在10年的时间里,小邢先后10多次住院。每次出院后,病情都有缓解,但没过几个月,病情又开始反复,住院时间也是一次长过一次。


该案进入执行阶段后,由于8名被执行人大部分都来自云南景洪、武定不同的贫困山区,其监护人无力承担执行案款,当她们从学校毕业后也长期失联,多次执行未果,所以执行工作一直无法推进。


当他们成年后,盘龙法院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但这也没能促使他们履行法定义务。之后,盘龙法院通过查询其户籍所在地找到并委托当地法院协助执行,并对其亲戚朋友进行多次约谈。


执行:时隔5年终于拿到17万赔偿


小邢遭8名同学施虐,那时才18岁。如今,小邢已经28岁了,精神失常已经整整10年。面对高昂的医疗费用,法院判决5年来,依然得不到8同学的赔偿。


在多次执行未果后,盘龙法院一直积极寻找被执行人的相关线索,并与小邢的父亲保持联系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次偶然的机会,盘龙法院收到了新的线索。


收到线索后,执行干警立即出动,于7月10日上午依法将被执行人小陆等4人传唤到法院,并通过这4人联系到了另外2人。


在如果拒不履行赔偿义务将被采取拘留措施的高压态势下,在执行干警耐心的释法下,其中5位被执行人各自支付了案款3万元,而另一位被执行人却实在凑不足3万。面对此情此景,申请执行人同意其先支付2万元。




最终,6位被执行人共支付了案款17万元,并就余下案款与申请执行人自愿达成了和解协议。拿到案款的小邢父亲邢丕昌,对执行干警连声道谢,并告诉干警说,这17万元来之不易的执行款,对于目前等待手术的小邢来说,真的很重要。


来源:春城晚报-开屏新闻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